众博彩票

                                                                        众博彩票

                                                                        来源:众博彩票
                                                                        发稿时间:2020-07-07 20:43:33

                                                                        这里倒是必须指出,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和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在行政长官指定法官的过程中只发挥咨询作用,而绝不能把行政长官指定法官的权力变成“橡皮图章”。行政长官按照基本法对法官的任命权和按照国安法对法官的指定权都是实质性的,而不是形式上的或程序性的,在执行中不能变形,不能走样。

                                                                        (一)分析研判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形势,规划有关工作,制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政策;

                                                                        国安委由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担任主席,成员包括政务司司长张建宗,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律政司司长郑若骅资深大律师,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警务处处长邓炳强,警务处副处长(国家安全)刘赐蕙,入境事务处处长区嘉宏,海关关长邓以海和行政长官办公室主任陈国基。陈国基亦同时兼任国安委秘书长。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国安法》)第十二条,香港特别行政区在7月3日成立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安委)。

                                                                        文章作者: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 徐泽 当地时间7月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美国“不会关闭,永远不会关闭”,再次要求美国全面重新开放。

                                                                        国安委按《国安法》第十五条设立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就国安委履行维护国家安全职责相关事务提供意见,并将列席国安委会议。国务院早前已决定任命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主任骆惠宁出任国家安全事务顾问。

                                                                        第二,任命法官是香港基本法赋予行政长官的重要权力。

                                                                        李前大法官为他的观点列出三个理由。其一,司法机构独立于行政机关,应由独立的司法机构决定审理涉及国家安全案件的法官,不受行政机关干预;其二,行政长官缺乏挑选法官时所需的经验和专长;其三,行政长官作为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不适宜独自挑选指定法官。这三个理由看似有些道理。可是它符合基本法规定的特区政治体制吗?答案是:不符合!理由如下:

                                                                        国安委7月6日举行首次会议,全体成员出席,由中央人民政府指派的国家安全事务顾问亦列席会议。

                                                                        李前大法官还说,行政长官担任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因此不适宜指定法官。美国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也由总统担任,但这并不影响他行使提名和任命联邦法官的权力。这里必须说清楚,行政长官并非针对具体案件挑选法官,具体个案中由哪位法官负责审理是由司法机构按程序决定的。正如本文前面所说,行政长官被基本法赋予了“双首长”的地位和职责,是特区的第一责任人。那么,由她或他来担任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就是基本法的必然要求,而由行政长官指定法官审理国家安全案件本身就是行政长官代表特别行政区向中央负责的一个重要方面。